您當前的位置 : 您當前的位置 : 龍文新聞網 > 人文 > 詩意龍文

閨閣鐵漢蔡玉卿(二)

詩意龍文   時間:2016-05-11 15:50    http://www.nzhuoy.live/   

◎蘇水梅

  二、君子好逑

  (1626年,蔡玉卿15歲)

  天啟六年(1626)蔡玉卿嫁入黃家,“事姑以孝聞”。在夫婿輔導下,博覽群書,涵養德性,逐漸成為有見識,有才學,有骨氣的奇女子。

  蔡玉卿出身書香門第,

  伯父蔡乾釜是戶部郎,

  明萬歷二年進士。

  督餉江右,厘弊剔奸。

  二伯父蔡乾鎜別名興公。

  嚴父親蔡乾鎏,

  在家排行老三,

  耿介而不喜為官。

  隱于龍溪鶴峰,

  教子讀書、著書作文。

  那一天父親大人說:

  “玉卿,你興公二伯父

  給你說門親事。卿兒的

  長兄春潔,兄春澧,

  均已成人立業。

  長姐嫁官田潘家,

  二姐嫁天寶盧家,

  玉卿在家排行老三,

  也到婚嫁年齡。

  漳浦黃道周先生博學多才,

  是可以托付之人。”

  蔡玉卿紅了臉,對父親說:

  “我和四妹年紀都小,

  雖說男大當婚,女大當嫁。

  可卿兒還想在家多陪伴父母。”

  父親頷首笑笑:

  “你個女娃,就是嘴甜!

  跟了黃道周先生,學習書法,

  學習為人之道,

  一定會有大長進!”

  蔡玉卿手里正擦拭的瓷碗,

  透出神秘奇幻的光澤,

  這件完美大氣的作品,

  是她磨了不少嘴皮,

  才從春溶兄那兒得來的。

  精致的花紋,細膩的質地,

  青花瓷器優雅靜謐的氣質,

  不加掩飾的生命的律動,

  令人對其愛不釋手。

  蔡玉卿深知:父親的思想

  如同這瓷器上的鳥兒——高翔于天外。

  那一日春光明媚,

  蔡玉卿見到了黃道周。

  黃道周先生名滿天下,

  為官清正、不諧流俗,

  工書善畫,潛心易學。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健康而又充滿活力的蔡玉卿,

  愿意跟隨黃道周先生

  與之同甘共苦、白頭偕老!

  對先生的理解與支持,

  以及這以后漫漫長長的一生,

  都起于遇見先生的第一眼。

  這第一眼,

  是分開人生醒與醉的一瞬間;

  這第一眼,

  是照亮心靈各個角落的火炬;

  這第一眼,

  是人心之琴的第一根弦

  奏出的神奇樂音!

  緊緊靠在一起的心靈會

  重聽往日的故事,

  譜寫新的篇章——

  歡樂從此彌漫心間!

  豐富的精神生活

  是長長一生的開端,

  是連接過去與未來的紐帶,

  是生命之樹開出的一朵花。

  他們把生命的意義編成書卷,

  供人們白晝閱讀,

  供人們黑夜吟唱,

  也許將兩個相愛的人結合在一起,

  是為了從容地抵抗災難。

  天賜紅繩聯雙珠,

  愛把大海釀成酒。

  他的愛寬廣博大,

  彌漫了她的靈魂。

  卻從未將她淹沒。

  夕陽給遠處的云層,

  染上了綺麗的色彩。

  蔡玉卿溫柔嫻靜的身影,

  像無云的夜空。

  明與暗的最美形象,

  交集于她的容顏和雙眼。

  美在她綹綹黑發間蕩漾,

  美在她臉上灑滿柔輝。

  安詳、和婉在她的眉宇間,

  迷人的笑容,讓清秀的心靈,

  分享純真的歡樂。

  聰慧的蔡玉卿學識深奧,

  顯出生動照人的光彩。

  春天,百花盛開,

  十五歲的蔡玉卿邁著輕盈的步子,

  她的摩挲是溫存的,

  她的言語是甜美的。

  一雙黑眼的目光率直而迷人。

  她在荔枝樹下汲水,

  喜鵲在枝頭啼鳴,

  風兒吹皺了池水,

  龍眼樹葉閃閃發光。

  新婚燕爾,新娘蔡玉卿

  素淡之中見雅致,

  如荷花出水,似睡蓮怒放,

  黎明來時朝霞顯現出金黃,

  純潔而美麗。

  因為先生滿腹經綸,

  蔡玉卿受到啟迪、開導。

  他對她嬌美容貌的記憶,

  多年以后依舊是這樣新鮮,

  依舊盤桓于他的心田。

  一條水晶般的小溪兩旁,

  樹枝相互擁抱,

  花兒彼此偎依,

  鳥雀對歌爭鳴,

  那是充滿純與美的時刻。

  她的微笑多么甜美,

  愛情是幸福與光明的源泉。

  她飽含著少女愛情的火熱,

  身段如同枝條般柔軟,

  像夜一般烏黑的秀發,

  像牙一樣白皙的長頸。

  水仙花似的眼睛,

  玫瑰花似的面頰,

  牡丹花似的小口,

  愛賦予他們忍耐的品性

  和吃苦的精神,

  他聽到一種低微柔和的聲音。

  她在自己心中建造了愛情的殿堂:

  “永恒的世界只保存愛情,

  因為愛情像永恒的世界一樣永恒!”

  ……

  屋檐上跳著小麻雀,

  奏起了歡樂的結婚進行曲。

  窗口上忙碌的花蝴蝶,

  為他們編織出一張漂亮的窗簾。

  愛在那密密的樹林里,

  愛在朝陽中閃著金光,

  愛在那高高的山岡上,

  愛在靜靜的深夜里,

  愛在屋子里的書桌旁,

  愛是他提著筆的深思默想,

  愛他的慷慨激昂!

  愛他的堅強勇敢!!

  日月相繼,歲月不居,

  蔡玉卿給婆婆端茶送水,

  細心照料婆婆的飲食起居,

  老人家的臉笑成一朵菊花。

  相敬如賓的日子放慢了腳步,

  婆婆突然離世,

  黃道周先生心痛萬分。

  去年十二月葬父于漳浦北山,

  不多時日,再遭不幸,

  猶如雪上加霜。

  夜闌更深,

  先生向她透露心里的凄苦,

  寂靜的夜里,

  他向嬌妻訴說男子漢的雄心壯志。

  蔡玉卿暗自打量、沉思,

  思緒徘徊在家國的憂愁和

  愛情的甜美之間。

  蔡玉卿理解先生的傷心。

  黎明時分,

  揉揉疲憊的眼睛,

  她起身給先生熬粥。

  每天在身邊細心照顧。

  當大海的波濤變幻莫測,

  當江水的吟唱消失在季節深處,

  請不要憂傷,請不要流淚!

  讓心與心一起分擔,

  讓心明白永恒的真諦,

  他因為她堅定的目光

  而感到無限的欣慰。

  那親切的聲音,

  因為體貼而變得更加擴大,

  更加明亮。

  黃道周將父母合葬于北山家墓,

  黃家幾代人耕讀傳家,

  先生是黃家唯一有功名的人,

  蔡玉卿日夜忙碌不停奔走,

  從不讓黃道周因為錢物操心

  日子再窮也要把該做的事情做下來!

  這一天,先生心情略有好轉,

  研磨寫詩,詩寫好后

  蔡玉卿吟道:

  “小鳥勞天地,巢苕系好風。

  銜恩如夜獨,顧影與人同。”

  ……

  漳浦。家墓旁。

  先生在墓旁結廬而居,

  蔡玉卿看見先生研究學問,

  時而眉頭緊鎖,

  時而含笑頷首,

  天井四周的紫羅蘭和文竹

  共同生長、郁郁蔥蔥。

  夜的幻影來訪時,

  她坐在他身旁,

  用松軟的泥土將悲傷掩埋。

  這里開出的花朵,

  散發出馥郁的芳香。

  離開這個地方時,

  先生寫在大地上的“孝”字。

  蔡玉卿銘記于心,

  人之為孝天經地義。

  一縷炊煙接走了暮色,

  也把溫暖的記憶,

  用寬容梳理,

  過去的時光,

  相互的傾聽及樹枝投下的影子,

  全都留在彼此的心里。

  “盈盈二八東鄰女,

  翠鬢云鬟輕羅苧。

  結伴姍來采蓮花,

  蓮花池畔清溽暑。

  微風拂拂揚霞裙,

  蘭心寂寂渾延佇。

  卻恨誰家輕薄兒,

  癡婢蕩槳笑與語。

  舉袖障面向荷叢,

  綠蓋油油藏深處。

  水姿皎潔花見憐,

  花憐薄媚香容與。

  陳王老去少知音,

  洛浦神人在何許。

  女心只期養雙親,

  不羨當年金屋貯。”①

  東鄰周蕙芳美而志潔采蓮

  曲陽池,詩記之。

  日以繼夜挑燈學習,

  蔡玉卿的學問大有長進。

  位于閩地東南隅的漳州,

  處在海洋文明的框架里,

  山脈、水系、海岸、港灣,

  塑造了具有太平洋

  視野的漳州歷史。

  河流規劃出文明的走向,

  “閩在海中”喻示了遠古

  時期福建發生的地理變化。

  海峽兩岸被波濤沖刷成

  優美的弧線,如同一雙緊緊

  相擁的臂膀。漳州安詳

  地躺在雙環臂的西邊。

  蜿蜒曲折的海岸線,

  塑造出幽深的島嶼和港灣,

  “一方水土養一方人!”

  四個世紀后的今天,

  當我們回顧大航海時代,

  黃道周先生的胸懷與氣魄,

  實在令人感慨萬千。

  銅山、漳浦、鎮海古城

  依然堅守在歲月的長河里,

  成為我憑吊最佳的依托。

①見載于《蔡夫人未刊稿》。

來源:龍文報 編輯:趙露佳 時間:2016-05-11 15:50 收藏此頁
快乐12软件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