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 :龍文新聞網 > 人文 > 北溪書院 正文

紫陽過化 雅韻猶存——略述朱熹在漳行蹤、遺址

北溪書院   時間:2016-02-23 10:20    http://www.nzhuoy.live/   

 ☉陳鏡清

紫陽過化 雅韻猶存

紫陽過化 雅韻猶存

朱熹在宋光宗紹熙元年庚戌(1190年),夏四月二十四日到漳州任職,時年六十一歲。翌年三月,朝廷調朱熹主管南京鴻慶宮,于四月二十九日離開漳州,在漳任職整整一年。據《漳州府志》載:“公在漳首尾僅及一期。未至之始,吏民聞風竦然,望若神明。及下車蒞政,一以道德正大行之,人心肅然以定。官曹厲節志而不敢縱所欲,宦族循法度而不敢干以私。胥徒易慮而不敢行奸,豪猾斂蹤而不敢冒法。郡中訟牒無情者畏憚不敢復出,平時習浮屠為傳經禮塔朝岳之會者,一禁而盡息。良家子女入于空門者,悉閉精廬歸復人道,奸民多鼠竊,自公至,未嘗有峻懲者,而皆望風屏跡。民無夜警,外戶不閉。”以上記載,足見朱熹知漳善政德治之績。朱熹一生“篤意學校,力倡儒學”。他在知漳之前曾至漳州講學。據清康熙《龍溪縣志》記載:“教授廳在郡學后,清漳門內,鹽倉池之西。紹興二十六年,朱文公為同安簿,嘗以事捧檄至漳,教授陳知柔請公作《題名記》,歷慶元記失。淳祐巳酉,教授沈輝讀公集,得舊記,因刻石而龕諸壁。”此教授廳后為書院。朱熹知漳時,大興教育,且“每旬之二日必領官屬下州學視諸生,講小學,以正其義,六日下縣學,亦如之。”(《漳州府志》)據清道光《重纂福建通志》卷六四《學校·龍溪縣》載:“晦庵朱文公以道學鳴天下,漳為過化之邦也。龍溪邑附郭,公賞東臨學宮,講諸生,講理學,士風由是翕然,若北溪陳淳安卿、東湖王遇子合出其門,又能以文公之學鳴于鄉、鳴于邦也。邑有尚學矣!”由于朱熹知漳期間大力弘揚理學,德治善政,興學教化,傳授弟子,普及民間,因而對于漳州人的思想意識產生極為深遠的影響,風俗習慣也有了極大變化和創新,可以說以漳州人為代表的閩南文化中的“善討善食”(即“憑自己誠實勞動,獲得安穩、自足的生活”)、崇德守法,尚學尚文,凡事認本分等品格的形成,與朱熹知漳施行德政關系甚大。朱熹知漳期間,還刊出其主要著作《大學》《論語》《中庸》《孟子》等《四書集注》。所以,漳州保留朱熹的遺址較多。主要有:

l、白云巖紫陽夫子解經處:

白云巖,在龍海市顏厝鎮洪坂村東莊社,上山有三條路,一條是宋朝朱熹在白云巖禪道基礎上修筑的白云巖古道,現仍保留古色古香原貌,此路經望山亭舊址,仙人洞旁側直到白云巖紫陽書院舊址和白云巖寺。據光緒《龍溪縣志》記載:朱熹曾到漳州東郊之白云巖讀書解經。“白云山在十二三都,上有巖,唐虔誠禪師卓錫處,有卓錫泉。舊傳朱子嘗過此講‘誠意章’,又有‘與造物游’四字及門貼,句云:‘日月每從肩上過,江山常在掌中看’,皆朱子手書也。郡人黃道周八分書:‘白云深處’。中有百草亭、意果園、何有石諸勝。后亭圮。國朝乾隆十四年,巡道單德謨重建。巖舊祀朱子。今移建巖右。”現在,白云巖上“紫陽夫子解經處”“朱子祠”“意果園”“百草亭”“洗硯池”“朱子講授‘誠意章’舊址”“黃道周手書題匾”等仍保存完好。

2、漳州府衙、仰文樓、府埕、中山公園:

漳州府衙始建于唐朝德宗貞元二年(786年)。宋朝府治仍在舊址,朱熹知漳時曾在府衙前建九區亭。清光緒《重纂福建通志》卷四三《古跡·龍溪縣》載:“九區亭在府治前。宋朱子建。守方來重新之,又于州治西作仰高亭,以志景仰之意。方來自題詩:‘射堂后圃傍東隅,舊日文公畫九區,石上草廬刊易象,至今瞻仰后天圖。’”又清光緒《龍溪縣志》卷一一《古跡》載:“復軒在府州后,宋朱子建。軒后為月臺,臺后為隱室,其象園,以茅復之窗欞,隨方刻八卦其上,公余閱書于此。后守趙汝讜即舊址為亭,匾日君子。鑒池筑臺其外。讜詩:‘吟行小泓曲,意象闊滄溟;更上層臺望,霜天凈翠屏。’池至萬歷庚子,守韓擢填平。”“羅星墩在東湖旁,其墩十有二,傳為朱子知州事筑,今僅存其大半。又星羅池七所,在東郊,亦朱子浚。”地方志書記載的這些朱子遺址,有的早已圮廢,有的仍保存著。府衙之前的府埕,過去一直是漳州市區著名的“小吃街”,如今漳州市政府投資數千萬元整修恢復古城老街風貌,開辟為閩南文化旅游景區。原府衙大堂之后,為朱熹等歷代太守眷屬之住所,清康熙四十九年(1710年),知府魏荔彤于其地建樓,額曰仰文樓,蓋所以思慕朱熹之雅名。現該樓仍名為仰文樓。府衙和府衙之后圃,民國年間改建為中山公園。至今中山公園仍是漳州鬧市區百姓一方休閑娛樂的公共場所。

3、道原堂、龍江書院、芝山書院、仰止亭、丹霞書院:

朱熹在漳期間,致力于教育事業,舉力辦學。他不僅規定了學生的學習目的,“明義理以修其身,然后推以及人;非徒欲其務記覽為詞章,以釣聲名取利祿”,學習的內容為“五倫”,而且教育學生要知禮義廉恥,“若寡廉鮮恥,雖能文要何用?”(《朱子年譜》卷四上)。清光緒《漳州府志》鄭四三《藝文》收錄徐明叔的《道原堂記》中說:“道原堂者,祠文公朱先生,以北溪陳先生配也。名堂之義,揭文公授北溪講學之要也。……后三十余年,臨川危稹始建龍江書院,聚生徒以明理學。”“道原”之意,謂道須窮根源。道原堂即是龍江書院的前身。又據,清光緒《龍溪縣志》卷四《學校》載:“芝山書院在城東北隔芝山之麓,宋知州事危稹建,中祀朱子。初名龍江書院,后毀于兵,遺址為僧據。明成化間知州王文,正德間知州陳宏謨相繼重修,遺址猶未盡復。嘉靖三十年,知州孫裕辟新路,立碑路口;三十五年,知縣蔡享毀舊房,自東井以上辟地建講堂及東西大門;四十五年,知府唐九德重修。”芝山書院又是由宋代所建的龍江書院改建的。道原堂,龍江書院,芝山書院實屬同一處所。清德宗光緒三十二年(1906年),因廢科舉,辦新學,知府陳嘉言把芝山書院改為漳州府中學堂,并把試院劃歸校舍。漳州中學堂即是現在漳州一中的所在地。如今漳州一中的后山仍保存著芝山仰止亭,該亭是朱熹知漳時講學授經的地方。在漳州原龍溪師范(現為漳州電視大學所在地)仍保存著丹霞書院的舊址。據清光緒《龍溪縣志》卷四《學校》載:“丹霞書院在城東南隅,國朝乾隆二年知府劉良壁建。中祀朱子,外有半月樓、魁星閣、書舍,為諸生肄業地。”丹霞書院有額曰“海濱洙泗”,今半月樓仍存。

4、道源亭、歐山書院、山城紫陽書院、云洞巖石刻:

在漳州市南靖縣靖城鎮尚寨村前,榕仔嶺后,九龍江支流西溪上流荊江與龍山溪交匯處,在一個雙江夾峙的小山包上,保存著縣文物保護單位——寶珠巖上道源亭。傳說,該亭建于明洪武元年(1368年)。明洪武二十九年(1396年)此處又建周濂溪祠,祀宋理學奠基人周敦頤,為社學學府。朱熹著有《濂溪先生像贊》,推崇先師的學問和人格。如今,該亭保存完好,而且香火興旺,成為南靖縣兩個朝圣的旅游景點。又據新編《南靖縣志》(1997年9月版)載,該縣明末創辦的歐山書院(在靖城鎮)、紫陽書院(在山城鎮)都設有“朱文公祠”,祀朱熹。又據民國《福建通志》金石卷十一《宋》六載:“‘溪山第一’,《馮志》云:在龍溪云洞壁上,宋朱子書。”這里指的是,在漳州市龍文區云洞巖景區霞東壁上有朱熹題寫的“溪山第一”的石刻,今仍保存完好。

5、“十二峰送青排闥,從天寶以飛來;五百年逃墨歸儒,跨開元之頂上”:

相傳這是朱熹知漳時為道原堂題寫的聯語。據清道光《重纂福建通志》卷二七五《叢談·漳州府》載:“郡父老相傳,文公嘗遺一聯云:‘十二峰送青排闥,從天寶以飛來;五百年逃墨歸儒,跨開元之頂上。’蓋若有待云。”這副對聯清人朱玉編的《朱子文集大全類編》第八冊卷二一《墨跡》和清人朱啟昆輯《朱子大全補遺》卷一《詩》均有錄之,前者謂是聯為“文公知漳州日,建書舍于天寶鎮開元寺后頂題此”,“后者題曰《天寶山開元寺》。”刻有此聯的石柱現存。這副石柱對聯的含義,是從漳州市區西北郊的天寶大山而來的。

天寶大山的“寶峰飛翠”是古漳州八景之一。朱熹這副對聯的第一句,描寫遙望天寶山峰高嶺峻,排闥十二峰迤邐南來形成漳州城西北天然屏障。“送青排闥”,語出北宋王安石《書湖陰先生詩》。“排闥”,即推門。此句意謂,天寶山似將青翠的山色送進屋里。第二句“逃墨歸儒”,即崇儒疏墨。要以儒家為正宗。“跨開元之頂上”,寫詩人自己在開元寺后山建書舍,研究、宣揚、傳授儒學。類似此聯表達朱熹儒家思想的對聯,在漳州方志尚有記載多處。

來源:閩南日報 編輯:趙露佳 時間:2016-02-23 10:20 收藏此頁
快乐12软件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