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 :龍文新聞網 > 人文 > 書香龍文 正文

清涼如水苦楝樹

書香龍文   時間:2016-01-22 10:42    http://www.nzhuoy.live/   

  ◎ 林寶卿

  深秋時節,緩慢流連在郊野公園的“煙樹探水”,西溪邊,那一樹樹清奇的楝樹,枝葉婆娑,垂掛著一串串綠珠般的子實。

  “楝花飄砌,蔌蔌清香細。梅雨過,萍風起。情隨湘水遠,夢繞吳峰翠。琴書倦,鷓鴣喚起南窗睡。”想起謝逸的這些詞句時,也想起我的童年。

  童年的家園,屋后土院外的池塘邊,長著一棵楝樹,樹杈像個安樂窩,淘氣的頑童們常爬到上面去摘紫色的花或綠色的子當玩具。夏天太陽很大時,苦楝樹下一片濃蔭,洗菜浣衣或游泳都很涼快。母親說我出生后六個月,家里蓋了新居,于是種下它。母親還說,楝樹長得慢,木質堅硬,等我長大了,樹也成材了。

  我不知道母親種下楝樹的期許是什么,但有楝樹相伴的童年,卻是幸福的。也許是那一樹柔軟綠葉的召喚,也許是細如星星的紫花的渲染,也許是精巧如綠珠的子實的啟示,我確信,是池塘邊的這棵楝樹給予我靈氣和最初的夢想。我在樹下跳舞唱歌捉蝴蝶,我把獎品和老師的表揚說給楝樹聽,說給樹下的魚兒聽,說給池塘邊田埂上的葦草野花聽。我在樹蔭下繡花、剪紙、畫畫……更多的時候,坐在楝樹下的石板上,看池塘里楝樹的婆娑倒影。陽光下粉紫花朵閃爍在嫩綠的葉間,一片迷離詩意。晚風吹送,紫花簌簌飄落在水面。

  此時滿院濃香。這深植于童年記憶的淡紫色,成了我心靈深處最渴望的色彩,讓人無法抗拒和疏離。以為這樣的日子很美很美,這樣的日子可以很長很長,直到十四歲那年,父親病重的時候,才知道楝樹很苦很苦。

  父親中年臥病,焦急無奈的母親多方尋醫問藥,江湖郎中說,把屋后的那棵樹砍了吧,那是“苦楝”,也是“可憐”,不吉祥。那樹的根、皮、枝、葉、子,渾身上下都是苦的,苦得連一只蟲子也不肯落到它的身上。

  樹被齊根砍去了,樹沒有哭泣,而父親的病沒有好轉。第二年,該是楝樹開滿紫花的時節,父親去世。少年失怙的傷痛,深刻地影響著我往后的際遇。迷茫的夢里,我看到了童年池塘邊的那棵楝樹——滿樹的沉靜紫色和芬香,清瘦俊逸的綠枝嫩葉,在午后寂靜的水面,獨自照影。

  也許母親的期許是對的,紅塵路遠,屬于自己的那一份酸甜苦辣,唯有自己承受。歲月緩慢流過,楝樹身上密集的年輪,沉沉地記錄我成長的心路歷程。唯有堅硬,才能不懼風雨;也唯有堅硬,才敢以苦澀的枝和果,呈給世界一份清涼。

  走過半生之后,深深體會謝逸詞句里“人散后,一鉤新月天如水”的意境有多么的美妙。

來源:龍文報 編輯:趙露佳 時間:2016-01-22 10:42 收藏此頁
快乐12软件下载